评李正刚书画艺术

  以书入画 诗情画意

  李正刚的作品诗书画互融,以书入画,书有画意,书画相通;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诗情画意,凸显写意,彰显了自身生命精神的丰富内涵。正刚注重行万里路,采风写生,常与造化对话交流,与大美天地合一,得大自然充沛的生命精神,解衣盘礴,凝神静虑,尽情挥洒。他的作品实境与情境交融,真实亲近,鲜活生动,使人们身临其境。正刚注重师古代书画大师得其精髓,师当代书画大家得其精华,博学精取,融汇贯通,心手相应,自如地彰显笔墨语言生命精神。他的作品用笔劲健灵动,见骨力得气;水墨丰富和谐,显血肉生韵,笔韵、墨韵、水韵与气韵、情韵、诗韵融为一体,自然、恬静、优美的山水画面流淌着和美的生气,荡漾着和谐的生机,跃动着和谐的生命节律,是自觉的生命精神促成了他的书画艺术进入新的境界。(作品部分见《国画展厅》)

  高以俭(江苏省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江苏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

  实境与情境的融合
  
  李正刚的山水画跃动着一种充沛的生命精神。他十分重视主体修为,又常与大自然对话,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他的山水画的重要特征是‘实境’与‘情境’的融合。一方面,他坚持到大自然中采风,获得新鲜的感受和感悟;另一方面,他又调动情思,探究意蕴,并将真情实感倾注在笔墨语言之中。因而看他的画既能产生真实感、亲近感,又可感知内在的精神和笔墨性情。这种创作路子,也是中国传统美学中‘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一重要法则的履践。
  李正刚山水画作品给人以雄中孕秀、浑厚灵动的总体印象,细心的观赏者会从中品味出沈周的老到,石涛的豪放,黄宾虹的厚密,傅抱石的洒脱。

  马鸿增(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原副主任、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美术馆原副馆长)

  思想与诗情的结晶

  正刚先生所作山水景物既是根植江南山水,更是汲取天下山水状貌神情融于一体,既有雄奇壮美,又有润泽灵秀优美,形成了他不装巧趣、皆得天真之意趣。他始终坚持走现实主义艺术道路,所作山水始终以造化为师,贴近时代、贴近人民大众,抒发为人民大众共享的深情和意趣,观看他的山水画赏心悦目。
  40多年来,正刚先生从书画创作过程中彻悟得中国山水画之本质在于对自然生命之感悟和抒写,这在他论画诗文中多有阐述,在其山水画境界营造和使用笔墨中多有表现,这是一般山水画家很少悟得和走进的深层思考及艺术追求。
  正刚先生知自然之‘道’,懂山水之‘理’,这使他所营造的山水中的山体、林木、泉流、显晦的云雾、视觉的空间充满了灵动的生命气息。他的山水图式师造化,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可居可游,善用水墨造境,润泽华滋,尤擅用笔:山体点皴,林木出枝勾叶的笔法皆出自他有修养的书法功力。正刚先生是位有思想、有诗文、书法修养的画家。

左庄伟(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

  清逸之气在笔端

  李正刚的山水画从选择“载体”到审美地表达“载体”,显然有着自身提炼情感倾向的笔墨运变样态。
  其一,澄怀观道,写心抒怀。我们从他的山水画作品中不难发现,其选景造境是远离世俗繁华的。钟情于大自然,醉心于自然美,努力铺设了那么一条“心远地自偏”的田园牧歌式的笔墨之路。他的许多作品,显然揖别了现代化城市景观,而幽情别出、意趣悠然,令人避开烦躁,享受到清风拂面之快慰。作为民族绘画的传统文化,画家以自己的笔墨方式,澄怀观道,介入了弘扬国粹的行列,在深壑清泉中奏响丹青雅韵,谱写生命颂歌。
  其二,笔力劲健,墨色淋漓。作者的思想、精神、生命号角、审美势头,往往需要通过具有说服力的艺术语言生动地反映出来。李正刚的山水画创作显然做出了这样的努力。披阅作品,可以感到作者在大笔点皴、小心收拾、墨色挥洒、情景交织中所洋溢出来的书卷气和人文气。基于作者有着长期积累起来的文学诗词素养和书法操练的功力,自然使作品具有了一定的厚度感和审美力度感。作为精神的载体、生命的表白,正刚君的山水画在自己预设的艺术功能中,践行了自己的理想,生发出艺术的感染力。很显然,作者在‘道法自然’中求索‘逸品’的旨意,分明贯穿于他的山水画创作中,使他的作品不落俗套,而弥布着一种润人肺腑的清逸之气。

丁涛(南京艺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

  以书入画、以情入画

  李正刚的山水画注重“以书入画”多以“写”与“线”立形,五代荆浩《笔法记》中用笔四势:筋肉骨气,是他创作时遵奉的法则。他画《云漫朱岩显壮美》,用笔以勾、斫、勒、劈、点、擦……绘出前景山石林木,中景茅亭树丛和远景峰峦流瀑,这都是以“强其骨”的线条勾出,使得形象格外鲜明,再经皴染便构成一派幽深宏阔的意境。在描写不同地域不同季节的山水时,他则选用不同线条加以表现。
  他山水画的另一特点是“以情入画”,情真意真地挥毫作画。人们常说中国画画家应是“有情”或“多情”的人。对祖国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无比热爱的山水画画家更是感情充盈的艺术家。山水画的灵魂是“意境”,而意境则是从“情”而来。情动生意、意生境出,画家内心感情是山水画创作的内在动力。观李正刚一幅幅清新浓郁的江南生活气息的山水画正是他对出生地南京无比热爱、一脉深情地表现。

黄鸿仪(江苏省国画院理论研究室主任、美术评论家)

  画藏山林气与士夫气

  李正刚的山水画积淀着中国传统艺术的精华,溢发出他的传统文化深厚素养,展现了他不同寻常的精神品格。
  以自然为师,以生机为运,韵致丰采,神气自出。这是我读其山水画作品后的感受之一。正刚十分重视对大自然山水进行直接深入的观察,并且用心灵去感悟山川景物的风神和丘壑内营,不断增强写貌自然山水的笔墨技巧。其作品山川浑厚,草木华滋,意境深远。在置陈布势上都雄浑大气,恰如古人所云:‘得其形不若得其势,得其势不若得其韵,得其韵不若得其性’,‘性者,物自然之天;技艺之熟,熟极而自呈’,可见作者的深厚笔墨功夫了。
  正刚的山水画创作,甚得以书法意趣入画之妙谛。因其擅书法,行草篆隶皆能,故如其所言,“以书入画画灵动,以画悟书书趣浓”。在他的山水画里,我们可以看到笔法的跳宕,奌画的峻厚,意态的奇逸,精神的飞动,而这显然肇于其书法之功。应当说,书透画中,书画的互渗、互融和互动,是正刚山水画创作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
  正刚在《名山泉喧更幽静》的题诗中写道:“心斋坐忘道家说,物我两忘画执著。得意忘象写山水,道法自然逸品多”。“心斋坐忘”、“物我两忘”和“道法自然”是庄子和老子的哲学美学思想,是作者用来指导自己山水画创作的理论箴言。从正刚的中国山水画作品,我读懂了他的“心斋坐忘”和“道法自然”的深刻意蕴。我总觉得,他的山水画里有着一种静穆渊深的山林气和磊落大方的士夫气,无涉烟火尘俗的浮躁气,这在当下之社会尤其难能可贵。而正刚能乎此,用润泽而明净的笔墨使作品洗尽尘俗的气息,实乃先清其心,心清则气清也。

   许祖良(原《江苏画刊》副主编、《东方书画》主编,江苏省美学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美术评论家)

 联系    返回